小說類-張大春西畫類-賴傳鑑物理學類-胡進錕
醫學獎-陳五福社會服務獎-釋證嚴
釋證嚴- 簡介評定書

 

為人世間拔苦

 

  華航二○四班機,在花蓮撞山失事之後,救災現場出現了不少女尼,她們積極投入協助救災,並且在場為罹難者頌經超渡,她們的熱忱,感動了所有參與救難的人,更深銘在罹難者家屬的心中。

  這群熱心助人,頌讚功德的女尼,來自花蓮慈濟功德會,一個專門推動愛心、濟助貧困的團醴,這個團體的創始者,便是善心遠播,被人推崇為「台灣的德蕾莎」的證嚴法師。

  十月二十八日上午,李登輝輝總統在總統府,接見證嚴法師,並為了勗勉她濟人救世的功德,頒了一座匾額,上題慈悲濟世。證嚴法師行善積德的事蹟,更是傳頌一時。

  證嚴法師的事蹟,被大眾傳播媒體大肆報導,深植人心,應自三年前說起。雖然她的善行早在民國五十五年便已默默地在寶島散播。

   三年前,由證嚴法師勸募興建的慈濟醫院,於九月十七日在花蓮舉行落成典禮,在典禮中證嚴法師站在醫院大聽的發言台上,幾度哽咽難能竟語。

  慈濟醫院擁有一個十分寬敞的大廳,據說是在設計之初,為讓貧困求醫的人,得以有較舒適的待診環境,而一再擴建加大。不過證嚴法師的最大心願還不僅於此,她希望預期中的六百病床,能早日擴建完成,讓更多的病患可以獲得照枓。

  雖然,當初設計的六百床位,曾被醫學專家勸阻,最後只先開放了二百五十床,經過三年來的院務發展,早已不足使用,更證明當時證嚴法師確實是高瞻遠矚,識見過人。

  現在,在舊址旁新建的一幢十層樓醫學中心,即將完成,六百床位的期望也即將達成,在今年九月十七日,慈濟醫院之周年慶的日子裡,這應該是證嚴法師最高興的賀禮。

  另一項令人雀躍的賀禮是,東台灣第一所護理學校,也在同一天正式成立,命名為「慈濟護專」,由前台大醫院院長楊思標出任校長。那一天,為了接送參與盛會的人士,鐵路加開七班次,華航加派專機,遊覽巴士更是絡繹不絕地湧入花蓮,原因在於每一個「慈濟基金會」的會員,都認定這些是他們共同的血汗,共同的成果,人人都樂於來享受自己的心血結晶。

  為什麼,證嚴法師有這麼大的魅力,可以讓全國四十萬民眾慷慨解囊,主要來自證嚴法師的心念,證嚴法師倡導「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指的是沒有任何污染的淨愛,眾生雖然與我無緣無故,我卻還是能愛他,堅信「他的苦就是我的苦,他的禍就是我的禍」,矢志為人間拔苦,這樣的精神感召,終能匯集龐大的精神和物質的力量,為社會做奉獻。

  做為一個斐然有成的宗教家和慈善家,證嚴法師秉持的是一生至潔至憫的毅力,完全不是一般俗世人所能想像,其善行善心,所作所為可直追遠入蠻荒的史懷哲,也可和在印度為人洗身治麻瘋病的德蕾莎修女媲美。正因如此,前任中時晚報社長高信彊,在談話中推崇證歸法師為「台灣的德蕾莎」。

  高信疆說:證嚴法師不蓋廟、不傳教,但其行善的魄力和智慧,叫人肅然起敬,她和創導的慈濟精神,應是佛教的希望所在。

  證嚴法師體弱多病,但百折不回,化佛教徒由出世而入世,投注宏大善心於社會,其所能發揮的力量,甚為可觀。

  而更重要的是,證嚴法師不止於救助貧困,她更鼓舞貧困者能自行擺脫困境。

  證嚴法師對慈濟委員的要求也甚高,慈濟委員會全省有一千四百人,她們都穿藍色旗袍,是由證嚴親手授予。

  證嚴法師曾說,慈濟委員遍佈全省,一眼觀時千眼觀,一手動時千手動,即是千手千眼的觀世音。

  事實上,證嚴法師和她的慈濟委員,確像觀世音菩薩,為台灣的貧苦民眾,遍灑了甘霖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