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類-陳黎(陳膺文)攝影類-柯錫杰 雕塑類-高燦興 經濟學類-郭婉容
柯錫杰 – 簡介評定書得獎感言

 

四部相機攝影一生

文/杜文靖

 

  柯錫杰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前輩攝影家,在國際上亦享有盛譽,他這一生的攝影路程 ,開展的是國際性的攝影視野,因此,他獲得攝影藝術界一致的肯定與讚譽,其實一點 也不令人覺得驚奇。

  「柯錫杰的作品在國際性的視覺影像語彙中仍然保持著特殊的血緣情感,而這些屬 於中國的、東方的視覺美感又那麼自然的融入了他的國際視野之中。」國立歷史博物館 館長黃光男在「歷史痕跡的琢磨」如是說。

  同為攝影家的莊靈,在「靜寂澄明的心象世界」一文中指出:「欣賞柯錫杰的攝影 ,我們不僅能品味到無懈可擊的技巧與品質下,作品所呈露的宇宙萬物凝練而自得的美 ,同時更能透過它們而觸摸到作者那顆擁抱造物回歸自然的赤裸而率真的心靈。」

  柯錫杰走上攝影這條路,應該算是一種偶然。他的求學階段仍屬日治時期,他考高 中那一年他很有機會考進台南一中,但是因為考試的時候柯錫杰生病了,最後只好去高 雄工業學校讀高中。

   畢業後柯錫杰進入「南日本化學公司」工作,光復後「南日本」改名為「台灣鹼業 公司」,柯錫杰還是留下來工作,兩年後再「保衛大台灣」的號召下,參加四千五百人 集體志願入伍。但是柯錫杰很快遞感到失望,因為他發現和早年熟悉的日本少年兵相較 ,對來台接收的大陸兵感到失望,柯錫杰選擇了一個下下策,他在失望的情況下變成逃 兵,在外跑路一年半發現也不是辦法,於是又到部隊去自首被關了十個月,軍事懲罰後 再服役一年半、最後總算向孫立人將軍陳情,才終於獲准退伍,退役時已經二十六歲。

  到了二十九歲因為聯絡到移居日本的第五個哥哥,第二年柯錫杰束裝赴日,展開了 和攝影之間的不解之緣。

  說起攝影,柯錫杰的第一架相機,來自「南日本化工」的日本廠長海野先生,他將 自己的一部相機送給柯錫杰,但是因當兵、逃兵早已下落不明。

  砲兵部隊快退伍時,因砲兵填彈、發射頗具震撼力,於是向第六個哥哥借了一部「 羅萊」,到部隊拍下砲兵操演的鏡頭,這張照片竟然賣了錢。等到退伍之後,和妻子結 婚並在高雄縣大樹鄉頂下一家攝影社,但因技術不夠純熟生意不佳,只好回到「台灣鹼 業」復職。

  回到台灣鹼業,柯錫杰常拿著六哥那架「羅萊」,再廠房四處拍照,當時他的主管 李堯發現他的專長,就讓他專心位公司拍活動照、宣傳照,還未柯錫杰作了一間暗房, 自此柯錫杰也開始模索攝影技巧,更重要的是年的材料供應商陳水中竟然同意賒欠,而 且不限償債時程,再加上同事柯傅(高信疆的岳父)又借他一部「萊卡」、一部「羅萊 」,確實奠立了柯錫杰的攝影人生路。